相关文章

成都青羊:各方努力共同治污 用一江清水助力公园城市

府河、南河分别从西面和北面蜿蜒穿城而过,两河在九眼桥汇合入锦江。两河环抱,将成都市中心围合成一个圆,宛如镶进这个城市中的一串翡翠,微风吹过,含烟河面泛起碧波如丝飘逸,两岸生态区、绿道内花艳叶绿,春色尽染。江河与城市相融共生,让成都这座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更显灵气和魅力!

3月30日晚8时许,尽管已是星期五,位于成都市青羊区西华门街19号院内1号楼的201室内,青羊区财政局、城管局、建交局和科经局等单位分管负责人的小组会才刚刚开始,他们讨论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对大庆路片区的城市下水管网进行彻底改造,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

大庆路片区横跨成都市二环路,区域内房屋大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各种网管铺设规划、设计滞后,网管不能满足目前该片区居住人口超过10万人的生活污水排放。

“摸底河在绕城路段,还是三类水质,到了中环段,水质突然下降,明显变黑变臭。”说到两年前的摸底河进城变黑,青羊区城管局主管水务的副局长刘军直言不讳,人口多,网管设施落后,导致污水直接下河。

根据成都市委、市政府锦江水生态治理工作要求,2018年5月底,通向流经成都市河流排污口的污水必须截流。

摸底河的“黑臭水”变四类水

摸底河发端于都江堰,流经郫都区、高新区、金牛区,在青羊区送仙桥汇入南河,是成都市中心城区6条主河道之一,汛期能助上游泄洪和沿途排涝,平时还可解决沿岸居民生产生活用水。

2016年,摸底河被国家住建部挂牌督办整治的黑臭水体,一条曾经可供居民使用的生产生活用水的河流,为何会变“黑臭”?污染源到底来自哪里?

“沿途居民小区、企事业单位多,污染点多面广、成因复杂。河道长时间的淤积形成大量黑臭底泥,加之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河道沿线房屋及人居量大幅增加,大量生活污水不能正常进入市政管网,直接排入河道内,造成摸底河河道水质变差、变臭,最终形成一条‘黑臭河道’。”刘军分析道,生产生活污水是形成“黑臭”的罪魁祸首。

摸底河青羊段有13.1公里,16个排污口,两岸居民用水时,污水会从这些下河口直接排入摸底河。

2016年,成都市重点开展了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治理、中心城区下河排水口污水治理、农村污水综合治理试点项目。青羊区组织专业机构深入调查下河排污口排污原因,摸清底数,建立台账,实施编号管理,制定了科学的治理方案。治理沿河居民院落、企事业单位雨污分流不彻底、管网病害等情况,解决污水入河问题,同时环保部门每月对黑臭水体进行监测,了解水质变化情况。

“我们只有在居民用水量大的时候,逐个揭开污水井盖查看。”刘军说,为了查到一股白泡的源头,城管人员可能会揭开上百个污水井盖。

当年在规定时间内治理好摸底河,给组织立下的“军令状”,刘军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些打鼓,“我虽然干城管工作有20多年,但负责水务工作只有2年,要在短时间内治理好,压力还是很大。”

要从偌大的片区内城市管网里找到污染源,如在蜘蛛网上找一个接头。

揭盖看污水流向,还是有误差,最后就从下河口倒查,反向溯源。

“顺着下河口查找污染源就跟破案一样,有时得借助专业机构力量,必要时还得动用机器人等专业设备。”刘军回忆道。

随着截污断流、清淤护堤等各项工作的推进,摸底河变了模样。

2016年8月,成都开始谋划大做“水文章”:未来3年,以建设“宜居水岸,活水成都”为目标,实施中心城区宜居水岸工程,摸底河流域整治项目被纳入成都中心城区宜居水岸工程首批4个项目之一。先期启动的示范段建设长约3公里,以提升居住环境、增加居民活动场所为目标,打造集宜居、环境、游憩活动、文化展示于一体的“小桥流水人家”宜居水岸。

如今,漫步摸底河边,垂柳吐绿、繁花相伴,水草和着岸边的音乐随意舞动,水下青苔、沙砾历历在目。

摸底河的水质达到四级,水生态的自然修复良好,但刘军仍不满足,“我们的目标是稳定四级,也就是全年随时抽查,都是四级!”

河长制 让上下各级联动“治水”

下雨,是刘军心里最担心的一件事。

2018年春节后的第一场大雨降落蓉城,雨后的南河百花公园段一层黄色油污,让草堂街道办事处负责人有些纳闷,上游的排污口已经断污,这些污水从何而来?作为该河段的河长,该负责人发现造成河面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上游的油污,并将此情况迅速向上一级河长制办公室汇报。

后经街道和区城管局、区环保局共同排查,油污大多是临街部分小餐馆平时将污水倒入门前的雨水管,长期沉积在雨水管内,大雨之后,城市雨水通过雨水管道将沉积的“老油”一并冲出雨水管道。

青羊区作为成都市主城区,老旧院落多,上世纪80、90年代,底楼临街住户破墙开店,造成的固有局面延续至今。这些老旧院落大多地段好,但小区配套不完善,实行雨污分流不彻底,小餐馆业主认识不足,倾倒污水图方便,有时直接将洗锅洗碗水倒入门前的雨水管。

“对这类临街小餐馆的乱倒(污水)行为,监管起来确实有难度。”草堂街道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在巡街时,很难发现餐馆经营户倒污水,但商铺前的雨蓖子(雨水管上的铁格栅)上又有油污,所以只有从他们对水质量生态认识上进行改变。

为从源头控制好雨污分流,近两年来,草堂街道在治水方面下足功夫,街道通过对辖区所有居民自治的老旧院落排查,确定牧电路21号、望仙场街37号和百花西路23号3个院落未进行雨污分流,街道向区级财政申请改造资金,对三个老旧院落进行了雨污分流改造,并新建化粪池、雨污检查井,改造塌陷管网,使得三个院落的雨污水系统彻底实现分流排放,从前端对河道污染问题进行解决。目前,街道辖区河道的下河排污口已全面治理完成。

在水治理过程中,上下级联动,通力合作做好一件事情,对刘军来说,感触颇深,要在前几年,类似这样的河水污染,城管水务部门获取的消息大多来自群众举报、城管人员巡视、上级交办等,但这些都有一定局限性,群众发现了不举报;城管人员负责的面太广,不一定能发现;上级交办,也需要上级知道了才可以交办。

实行河长制以后,从省市区级、街道、社区、网格实行联动,各自负责的河段必须保证水质达标,尤其不能出现污水直排下河,对发现问题,实行倒查追责。“治水”的紧箍咒植入各级河长心中,水务部门在处理相关事务也得心应手。

今年1月9日,苏坡街道在巡查中,发现摸底河苏坡段有污水渗透下河,并立即上报了区河长制办公室,区城管局负责处理此事。

由于渗漏,设计施工方案相对慢一些,作为该段河长的苏坡街道办事处负责人,不仅来电话请刘军“加快进度”,一份催促的公函也很快发到了区城管局。这份函件在刘军看来,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河长制让基层领导坐不住,喜的是基层领导对水务工作的重视不断提高。总之,惊和喜都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此件事情发生后的第8天,全部整改到位,“这件事情要是放到原来,各种程序、汇报到实施,前后不会低于30天。”刘军说,现在处理水的工作,凡是涉及到部门之间的事情,不会推诿、扯皮,大家齐心协力先把事情做好,再下来划分责、权、利。

保证污水处理后达标排放

每天都市产生这么多的生活污水,它们最终流向哪里?

3月29日下午,青羊区环保局环境监测执法大队的陆海林、甘文静和局环境检测站的田田一起驱车来到位于西三环外的成都市第八污水处理厂,他们主要对该厂的污水处理后出厂流向河道的水进行抽样比对,这也是监管污水处理后,排放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为了防止污水处理厂在处理过程中不严格按照标准生产,根据国家规定,污水处理厂必须安装在线监测,数据实时传回到环保部门。在对污水处理厂水质监测方面实施3级管控,市级监管部门定期对处理厂出水水质进行监测,区级监管部门以“双随机”的模式进行不定期监测,同时还要求企业自行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每月进行检测并在省级信息公开调度系统上向社会公示,一旦发现有超标排污行为会立即查处。

“为避免执法人员在工作中带有情绪,执法走样,我们严格实行在局纪检组的监督下进行公开摇号,每个组(2人)执法人员每次摇到的检查企业都不一样。”青羊区环保局负责人说,这样避免一个组长时间对固定企业检查,容易出现关系好就睁只眼闭只眼的人情标准。

执法人员和处理厂的工作人员一起见证,田田从污水处理厂出水排口抽取水样,一分为二,其中一份拿到离出水口约五米远的出水在线监测室,进行在线设备的现场检测并把数据保存,另一份水样带回环保局实验室进行同步检测,两次检测的结果如果没有超标且相对偏差在国家规定范围内,说明在线监测设备正常。

成都市第八污水处理厂,主要承担西三环至绕城外部分区域的污水处理,大部分来自青羊,每天15万方的污水处理,解决了该区域的污水变清水问题。

走进占地100亩的第八污水处理厂,揭开城市管网导入污水处理厂的入口管盖,一股刺鼻异味冲出,工作人员用铁桶从管口取出水样后,倒出玻璃容器后,迅速盖好盖子,异味瞬间消失。

污水从进厂到出厂,经过9小时左右的物理处理和生物处理,各种指标达到标准后,方能排入江安河。

成都共有9个污水处理厂,其中一个厂处理超百万方,成都市主城区产生的污水通过地下管网流向各个污水处理厂。

一张环保示意图贴在青羊区环保局内,上面用红、黄、蓝三种颜色注明了重点排污企业、一般排污企业、大型医院所在位置,每组执法人员对这些企业进行“双随机”检查,保住污水、废气达标。

据了解,2017年,青羊区环保局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2起,2018年一季度,移送案件1起。

“如果只有我们环保部门,是根本不能解决水治问题。”青羊区环保局负责人介绍,只有源头控制好,市民环保意识提高是关键。

社区 当好环保宣传的组织者

水质好不好?动物说了算,人民说了算!

清水河,因水清而得名。东坡路社区不远处的清水河段,是一个大驼湾,奔腾而来的河水在这里迂回,形成一个湖面,白鹭成群结队来这里安家落户,大雁、麻雀等飞鸟齐聚这里觅食,当人们从她们身边走过时,她们也会“目中无人”的各自游玩,全不把人类放在眼里。

环境的改变,动物与人类和谐相处,是人类共同努力的结果。

三月最后一天,细雨蒙蒙,刘军和东坡路社区书记付云飞一起,沿着清水河对岸步行巡河,他们想在雨天看看清水河道上青羊段的排污口情况,站在对岸用望远镜观看,污水口情况一清二楚。

“站在自己这边看不到,只有在对面才看得清楚。”付云飞说,便于河长及时发现问题,对症下药。

从去年10月以来,心细的付云飞在巡河时发现,有市民特意将大米碾碎放到桥墩、护栏上,等鸟类来食。看似细小的行为,付云飞喜在心里,“附近居民的生态意识提高了!”

身为河长的付云飞看来,社区级河长不仅仅是巡河、处理、汇报这些事,还应该组织辖区群众共同参与治水行动,市民的认识增强,政府的压力减轻,治水,就容易多了!

“任河长之前,在水务方面,我主要放到防洪防汛上。”付云飞表示,这主要是对水生态认识不够,觉得污水下河,会随着上游的流水稀释,不会对下游产生影响。

去年7月,暑假期间,由社区组织,辖区物业公司、社区居民参与的“人类与水”的活动在清水河畔举行,这次活动,社区级河长、社会组织环保人士、自然老师,给大家一起分享水与人类的唇寒齿亡关系,并以清水河为例,现场用电脑演示重度污染后的样子,画面令人震撼。

此次活动收到很好效果,接下来,社区又连续组织创意毛线拼接、装饰废弃瓶瓶罐罐、百变纸箱等系列变废为宝活动,让孩子们亲手将家里废弃的东西制作成可以使用的饰品,居民参与积极性都很高。

2018年3月22日,水映长岛物业服务中心交给社区一份材料,反映物管中心接到业主投诉,清水河边有部分业主倾倒和丢弃的垃圾,非常影响河道环境。

“社区接到反映后,当天就处理完毕。”付云飞说,居民对环保、水生态认识的提高,积极参与到这项利国利民的工作中来,是好事!

据了解,青羊区2017年全区河道沟渠实现河长制管理全覆盖,基本消除黑臭水体,构建的河长制管理“1+11”制度体系,充分调动基层管河、治水的积极性,取得了突出工作成效。在第三方机构向区域内群众进行黑臭水体整治效果进行公开调查时,400份的调查问卷中,99%的居民对水体整治效果表示非常满意。